首页 »

老商圈“求生记” | 淮海中路谋变,老大昌们回归够不够

2019/10/10 3:31:31

老商圈“求生记” | 淮海中路谋变,老大昌们回归够不够

小编说:上海的四川中路、淮海中路、徐家汇,这些都是本市的老牌商圈,见证了上海商业的辉煌,也承载了一代又一代人的记忆。不知何时起,这些商圈没有了往日的热闹,我们关注它们的热情也少了。在互联网时代,这些老牌商圈该何去何从?它们的选择,是一种坚守,或许更是一次脱胎换骨。


 

淮海中路可能是上海“醒”得最早的一条商业街:早上8点多,光明邨门口就开始排长队了,熏鱼、酱鸭、走油蹄髈、干煎小黄鱼……老食客熟门熟路地“指挥”着营业员称这称那。两年前,老大昌、老人和、哈尔滨食品厂、长春食品厂等20多家老字号集体回归淮海中路,为这里聚拢了一定人气,久违的长队又回来了。

不过,这样的景象与淮海中路往日的繁华不可同日而语,很多老上海人还是期盼淮海路能“重返繁华”。

 

在专家看来,如今淮海中路已形成分段发展的趋势,东西两段发展很好,人气较旺,而老字号集中的中段定位人群有些不明确,特色也不太突出。淮海中路中段肯定要有大变化,而仅仅是将老字号简单请回来还不够。

 


淮海中路“东西两头重,中间瘦”

 

关于淮海路,流行这样一句话“外地人逛南京路,上海人逛淮海路”。

淮海中路在上海人心目中具有很高的商业地位。30多岁的上海白领甄小姐还记得,小时候经常和妈妈逛淮海中路,这里总是人气很足,时尚洋气的服装让人都看不够,各种充满上海风情的老字号店门口排着长队。

 

根据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记载:上世纪90年代,淮海路上的上海钟表商店、正章洗染店、东方眼镜商店等24家商店被命名为“中华老字号”,占当时卢湾区30家老字号的80%。

 

不过,后来淮海中路走过一段“弯路”:1992年左右兴起的淮海路商业结构调整中,淮海中路在高档、高价、高消费群体的“三高”经营思路上做文章,卖的都是海外著名品牌产品,一些耳熟能详的老字号被“请”出了淮海路,“吓退”了不少市民消费群体。有段时间,不要说淮海中路上的高档商品卖不动,连逛街的人气也没有了,很多店铺也被闲置。

 

近年,淮海中路经过多次大变动:K11、环贸等富有特色的新型商业体崛起,香港广场、力宝广场等老牌商业体通过调整提高竞争力,无印良品、维多利亚秘密、苹果旗舰店等人气品牌店入驻,爱玛仕之家等国际大牌奢侈品落地,还有“买手制”品牌店连卡佛来了又去、代表高端消费的华亭伊势丹退出等。两年前,黄浦区“请”回老大昌、老人和、哈尔滨食品厂、长春食品厂等20多家老字号,希望为淮海路注入新的活力。

 

如今,淮海中路分段发展的趋势已非常明显:自西藏南路至成都南路为东段,形成以K11、香港广场等为中心的商业商务区;从成都南路往西到陕西南路为中段,形成老字号集中的一段;再往西就属于西段,形成以环贸为核心的商业区。

 

在上海财经大学教授晁钢令看来,淮海中路商业形态呈“哑铃型”:东西两头重,中间瘦。“东西两端发展已相对成熟,但中段略显尴尬。”

 

 


不具天然优势,中段缺人气

 

昨天中午,记者从成都南都沿着淮海路往西走:只见一路上不少人手里都拿着印着老字号标志的纸袋,有些老字号门口还排起了长队,食客大多是上了年纪的长者;其他种类的店铺就略显冷清,从外向店铺内望过去看不到几个购物者……曾有调查显示,淮海中路上的“逛街族”,主要集中在黄陂南路地铁站和陕西南路地铁站周边,占比分别达48.28%和40.40%;逛中段沿街的仅12.32%,其中七成又主要奔着老字号餐饮和食品店而去。

淮海中路中段业态为何吸引力弱?晁钢令认为,中段缺少天然商业优势。

 

首先,交通不便利。在淮海路上企业天地上班的白领赵小姐告诉记者,尽管每天在淮海中路上班,但几乎很少会去中段逛,尤其在13号线开通后,直接可以从新天地坐到淮海中路的西面。

 

晁钢令说,现代交通对商业格局影响不容忽视,淮海中路东西两段发展较好,与两端有地铁站、交通便利有很大关系。不少成功商业体都是出现在地铁之上的,地铁人流给商业体带来巨大客流。如今的城市商业人流是向“点”积聚,而不是在“线”上分布。当一个商业区出现几个比较集中的大体量业态综合体后,往往会使周边沿街的商业格局发生变化。而在淮海中路西段的环贸与东段的K11等大型商业体开出后,人群就被两端吸引走。

 

其次,缺少商务人群。赵小姐与同事经常在午休时间到公司附近的餐厅吃饭,然后再逛会马路,附近开的新店,她们都一清二楚。赵小姐觉得,淮海中路东段的人气就是被他们这些上班族带动起来的。

 

“商务对商业的拉动作用很大。由于人口外迁,城市中心商业如今的人气,主要来自于商务人群与游客。像淮海路东段周边有大量商务楼宇,再加上新天地集聚效应已显现,使东段人气很旺。而中段的商务效应就很差,商务楼本来就较少,再加上沿街商铺都处于历史风貌考虑,不少建筑只能是二三层楼,没有向上发展的空间,所以中段的建筑大部分只适合居民居住。”

 

不过,淮海中路中段也有自身发展的问题,如“业态缺乏特色,与其他商业体或商圈没有区别化等等,从中段一些店铺近年反复调整也能看出这个问题”。

 


做法国香榭丽舍大街“姊妹街”

 

“纵观全球知名商业街,淮海中路中段最像法国香榭丽舍大街,应该可以借鉴,走高雅路线、营造艺术氛围。”

 

晁钢令建议,淮海中路中段消费人群可定位为:对上海传统海派特色文化感兴趣的“上海老克勒”与外地游客。“所谓上海老克勒是上了些年纪、追求上海情调、特色的人。他们对上海过去的时尚氛围有充分体会,又不甘心退出时尚舞台,骄傲于自己是上海人的身份,这部分人群数量还是挺大的。此外,还要吸引对上海海派文化、对上海传统商业文化感兴趣的外国游客与外地游客,在他们心目中形成一定知名度与口碑。”

 

晁钢令认为,商业街的兴衰最终是由市场决定,但政府要在其中发挥引导作用。对淮海中路中段升级,他建议,黄浦区政府可以“抓节点、抓环境、抓活动”。

 

他提出,淮海中路中段应该抓住三个节点聚拢人气:华亭伊势丹原址打造具有法兰西风情的购物中心,周边一带形成法国商品集聚地;位于思南路口的688广场打造成聚集消费人群的文化体验广场;靠近茂名南路一带的淮海中路,以优衣库为核心打造快品牌集聚地。

 

还要营造优雅的环境氛围。上世纪初的淮海路是一条法租界,街道两边开了许多异国风情的商铺,在法国梧桐掩映之下,人们常常有一种身在巴黎的感觉,这种独特的风情满足了许多上海人及外地、外国人的好奇。淮海中路中段的街景要营造出这样氛围:街面隐没在梧桐的繁枝树绿荫之中,同时美化两边的弄堂和屋顶。此外,现在淮海中路中段的餐饮较少、品味较杂。从定位看,应该大量增加具有海派、欧法风格的餐饮,让逛街者有地方吃、有地方喝、有地方坐。

 

最后,建议在中段多创造一些有影响力的活动,将更多有历史底蕴的弄堂向游客和消费者显现出来。

 


图片编辑:邵竞  题图:东方IC  内文图:郭长耀摄  (编辑邮箱:jfshquxian@163.com)